亦博网站

民俗学网络讲坛·第三季第一讲 || 张勃:中国古代的移风易俗思想及其当代价值

 

2021319日晚1900,由重庆工商大学亦博网站主办,亦博网站社会学系承办的重庆工商大学青年民俗学者网络讲坛(第三季)“传统节日与移风易俗实践”第一讲在腾讯会议平台成功举办。此次讲坛有幸邀请到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学研究所张勃研究员主讲“中国古代的移风易俗思想及其当代价值”,我校亦博网站社会学系王惠云博士与谈、孟令法博士主持,校内外100余名师生共同参与,并有“学术志”代为直播。

移风易俗是有意识地使部分风俗按照社会发展的方向,而在思想观念和社会行动两方面做出的具体行为。中国古代的移风易俗思想内容丰富,人们通过移风易俗行动以求善治的方式,则是中国古代富有特色的治国理念,而这在当代仍然具有重要价值。本次讲座,张勃研究员从以下三个方面对中国古代的移风易俗思想及其当代价值做了具体阐述。

一、移风易俗概念辨析

移风易俗是一个较为传统的国家行为,它是民俗学发挥经世致用功能的重要表现。张勃研究员首先解释了移风易俗和风俗移易的区别。她提到,风俗移易是随着时间迁移、社会变迁,风俗发生变化的现象;移风易俗是有意识地促使风俗发生变化的思想观念和社会行动。作为思想观念,移风易俗是指人们关于移风易俗之必要性、重要性、目标、主体、对象以及措施等一系列问题的态度和看法。作为社会行动,移风易俗往往是一些人为了一定的目的,而采取措施以改变某些风俗的有组织实践活动。

移风易俗的实质是对社会现状的干预,在一定的观念支配下,通过有组织的活动打破现存状态、使之朝向另外一种状态变化的过程。

二、我国古代的移风易俗思想

张勃研究员在“移风易俗命题的提出”中讲到,中国素有重视风俗的传统,早在西周时期就已有专门的观风察俗制度。移风易俗命题的明确提倡大约始于孔子(公元前551-479年,仍有待商榷),荀子对移风易俗进行充分的阐发,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至汉代,移风易俗思想已颇成系统,而宋明时期的文人学士论述尤多。

“为什么要移风易俗?”张勃研究员认为“移风易俗,天下皆宁”是移风易俗的治世价值,而将风俗给予好坏判断则是中国古代社会普遍做法。人们常用善、淳、醇、美、厚、朴等形容好风俗;用薄、恶、陋、漓、浇、偷、浮、粗、鄙、野、淫、奢、黠等形容坏风俗。她指出,风俗好坏与社会治乱兴衰之间是一种因果关系。风俗是治乱的表征,风俗的好坏以及风俗的“齐同”与否,是判断社会治乱的重要标尺。张勃研究院列举了不同年代文人学士的看法,来佐证这一点。

在讲述风俗特性与移风易俗的可能性时,张勃研究员以《淮南子齐俗训》中的“人之性无邪,久湛于俗则易”为据,认为风俗具有可变性,可“移”“易”,或可“齐”“正”。辨风正俗或移风易俗是重要的政治行为,圣人(圣王)则是责任人。古代思想家很早就发现个体风俗具有可变性,教、习则对个体风俗的养成、变化起着决定性作用。贾谊《新书·保傅》即言:“夫胡越之人,生而同声,嗜欲不异,及其长而成俗也,累数译而不能相通,行有虽死而不相为者,则教习然也。”这一方面表明了社会环境、文化传统和及教育内容对个体的塑造,另一方面也显示了个体的可塑性或曰可变性。正是个体习俗的可变性,为移风易俗的具体操作提供了可能性。

张勃研究员提到,法令和教化是移风易俗的重要方法。以法令移风易俗,强调以吏为师,以法为教,通过法律政令的实施强制性地改变风俗。不过,虽然法令规范会在移风易俗中产生一定的作用,但法令式移风易俗在很多时候并不能起到理想的效果。张勃研究员在此举了寒食禁火的例子:桓谭(公元前23-约公元50年)《新论》有言:“太原郡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日,虽有疾病缓急,犹不敢犯,为介子推故也。” 据此可知,法令式移风易俗往往带来不良后果,因而受到很多批评。通过教化移风易俗的主要手段是儒家倡导的道德和礼乐,荀子曾说:“论礼乐,正身行,广教化,美风俗”,而学校、家庭、圣人和首都共同构成了移风易俗的责任主体。

三、古代移风易俗思想的当代价值

移风易俗是未竟的事业。在中国,无论作为思想观念还是行动实践,移风易俗都既是过去时,也是现在时。张勃研究员展示了在201910月发布的《关于深化拓展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试点工作的实施方案》,其中提到,“要把移风易俗作为着力点,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重塑农村的价值观念和行为标准,推动完善村规民约、行为规范,引导群众自觉抵制封建迷信、宗教渗透、宗族势力等,抵制陈规陋习以及腐朽落后文化侵蚀,让攀比之风、厚葬薄养等不良风气无处遁形,涵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

张勃研究员指出,古代移风易俗思想亦有局限性。古代移风易俗思想以道德礼乐为教,维护社会等级,多从僭越的角度批评风俗和移风易俗,从而忽视了普通民众的主体性。虽然也有人看到众人的力量,但更多的是将普通百姓视为被教化的对象,因而移风易俗主要是社会上层和社会精英的责任。明代邱浚就说:“忆昔吾乡全盛时,逢人长是动遐思。从来天理何曾泯,谁道民风不可移。表率正须前辈在,匡扶全赖众人为。知君质实能敦义,临别丁宁重致辞。”

最后,张勃研究员总结道,古代移风易俗思想对当代仍有重要启示。古代移风易俗思想重视风俗对国家治理的重要性,并自观风察俗、辨风正俗中形成了记录风俗的传统。当前国家也应高度重视对风俗的观察、记录及研究,而民俗学者自己也应当积极参与其中。移风易俗对人们价值观的塑造和社会风气的改变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通过教化的方式,用礼乐文化以正人心;通过培养具有理想人格和同样价值观的人,能够实现真正的具有根本性的移风易俗,进而使社会朝理想状态的发展。

四、互动与总结

王惠云博士首先对张勃研究员的讲座做了总结复论,对张勃研究员提到的移风易俗和风俗移易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表示认同,并认为无论是古代的移风易俗还是当下的移风易俗,都存在一个共通的问题,即民众主体性的缺失。对此,张勃研究员回应道,移风易俗本身是针对我们所有人而不只针对老百姓的,现在的移风易俗是政府主导开展的行动,风和俗的改变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普通老百姓的身上,而移风易俗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美好生活。从学术的角度看,学者的作用首先是研究,不过以可在普通老百姓和官员之间架起一个协商、沟通的桥梁。其实,普通百姓在回应政府所提出的政策时,也有自己的应对方式,并非是完全被动的。随后,孟令法博士对张勃研究员本次精彩讲述表达了感谢,并表示移风易俗任重而道远,而在具体的移风易俗的过程中,我们应采取何种手段,实际上也有待进一步探索。

通过本次讲座,张勃研究员引经据典,从移风易俗的概念、目的、主体以及现实应用等方面对移风易俗思想做了非常详细的解读。于此,再次感谢张勃研究员的精彩讲述,感谢参与本次讲座的校内外老师和同学们的大力支持。

上一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司法适用”讲座在法学与社会学院成功举行 下一条:社会学网络讲坛纪要·第二季第一讲 || 宋颖:传统村落治理中节日文化的当代传承与创新

关闭